安九笙

吹吹好友

国庆第一天被作业教育了一通怎么做人后,决定抛弃历史放下语文来吹一波江椋,吹一吹我这个特别帅的镜面。
一直觉得椋椋与我之间的缘分是上天注定好的,明明认识还没有一年,彼此相处之间已然是老友方式,插科打诨商业互吹等等的都做过,半夜矫情感慨人生什么的也做过,而且全都乐此不疲。
好了回归正题,江椋在我心中并不是个他自己所想的高冷淡薄不染凡尘的道长模样。我觉得他就是个喜欢什么就会做什么,虽然历经许多坎坷仍然很欢快的一个人,在他心里啊,重视的人受到欺负第一个打抱不平,在你振作后又是第一个和你嘻嘻哈哈的,有时还为你操心操肺像个老妈子,明明说好当个休闲老年人的也是他。对了,椋椋还是个手残,错字时候特有趣。
emmmmmm总觉得自己的水平说不出自己想表达的感受。,那就这样吧。
嗯,今天听了存的大少爷和大小姐,有句歌词很喜欢,希望有一天撺掇椋椋搞个小段子。
“你是叛徒我是什么?”
“是叛徒的挚友。”
@江澄

不行了不行了,时间酒大大的图太好看了,不发一发简直对不起自己。
没想到自己会成为那个幸运儿,不枉我这么久来一直站的酒枝,酒大第一攻!!!
图好看,字也好看,emmmmm酒大怎么那么棒!!!开心还有巧克力还有棒棒糖,巧克力真好吃!
再说一句,酒大的澄澄辣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