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方添三

她和我说:“努力下去吧。”

【瑶澄】瞎

  江澄此人格外尖锐,身形又极其瘦削,挺直的脊背与精瘦腰肢那一道崎岖的鞭痕,总叫金光瑶想起松树。也是像这样的,坎坷不平中愈发坚韧,咯手的树皮是他无数次真心托付后的衰朽,哪怕是金光瑶这般聪明的人也摸索不到几分显露的情感。除了偶尔情动时泛红的眼角,与看着他的眼神像是诉说着什么。
  但金光瑶能猜到,也能估计出来他在江澄心中的重量。比不得死去的魏婴,亦比不得活着的金凌,偏生又比蓝曦臣聂怀桑这些熟识的人重一点。他想啊这样也好,总比两情相悦,互相纠缠对方敏感破损的心要好一些。于是他就这样执拗着,仗着自以为的轻,在最后被聂明玦掐着脖子永无休止得在那棺椁中沉眠时,看都未看江澄一眼。
  江澄也是个同他相似的执拗之人。他对魏无羡的执念结束了,尽数全放在金凌身上,看起来似乎他并不曾与金光瑶有那么一段往事。在他某一天去金鳞台时,不小心路过曾经辉煌但早已萧条的宗主院落时,也只瞥了眼庭院中屹立着的那棵松,然后离开了。
  “不许哭得太大声。”封棺大典时,江澄对金凌这样说着,挺直的脊背看着有些冷清。
   

     怎么说呢,这大概是看了几遍薄冰后内心的一个大胆的想法,觉得不写下来太对不起薄冰这么一个往人心里戳的氛围了。薄冰真的特好看,越看越难过越看越跃跃欲试,一天不看就有点浑身不舒坦。呜呜呜勾圈改二太太写得太好了。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