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方添三

她和我说:“努力下去吧。”

标题是什么味的?

联文第一棒!
根本不晓得谁是第二棒
瑶澄向!瑶澄向!瑶澄向!
我他妈在写什么东西
慎入!!!

  手腕间的鲜血逐渐凝结,然后慢慢开始不再流动,形成了颗颗红豆似的小血珠。到最后还似乎真成了有实体的小珠子,从腕间滑落下来,在与地板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响声中破碎还原,留下一滩深色血迹,但却并不是很打眼。
  江澄低下头,手中的水果刀的曲线光滑漂亮,还带有刚刚削去表皮的苹果的清甜香气,混合在血液的味道中使那令人作呕的腥味儿也不那么俗了,颇有几分她常用的香水的味道,浓稠但不至于黏腻。
屋外的门被敲得噼里啪啦,哐哐当当。江澄将水果刀放在茶几上,慢慢悠悠去开门,身上雪白衣裳沾染上了多少血她自个儿也不清楚,只觉得那一刀划得不够深,连所谓的疼痛感都感觉不到。
  门外人被搁置了那么久才被主人允许进屋也不觉得意外,她看了眼茶几上新锃锃的小刀与垃圾桶中新换的塑料袋,又看了看江澄雪白雪白的漂亮裙子。心满意足地将包放在茶几上,有意无意地靠着那水果刀。
  做完后她转过身,拉住准备去倒水的江澄,柔软的指尖滑过细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粗糙感。江澄皱了下眉头,她长期待在屋内,空调开的呼呼作响,全身上下都暖乎乎的,承受不了带着冬日阳光的凉意。她懒得看那张讨巧的脸,只盯着那还不算太过模糊的影子。
  “金光瑶,你来干什么。”待手指已触及锁骨时,江澄终于开口询问。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