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方添三

她和我说:“努力下去吧。”

【瑶澄】光

为了庆祝我与椋椋 @保护我方江潋 火花即将百天的一个祝贺的片段。
瑶澄向!瑶澄向!瑶澄向!(……吧)
曦澄前任,双杰亲友
或许情人节那天会写后续吧。

  江澄依旧待在那间屋子里,放慢着自己的呼吸,争分夺秒的牺牲着无聊的时间。圆桌表面所涂抹的红色油漆已经开始剥落,露出原本的,不同的,腐朽但干净的内里。而他就在这桌子前蹲着,漂亮的眼睛注视着并不存在的蛀虫,不开灯的房间里没有光。

  紧闭的门被打开,急切粗暴的想要将光明带给这间屋子。江澄转头看了眼还喘着气的人与灯光,他眯了眯眼。这灯光太刺眼了,他想,那并不是他的光。江澄于是站起来,坐到那桌子上,顺手将刀在身后,光明正大的,生怕屋内站着的人看不见银白色刀刃反射出的冰凉。

  “怎么了?”他的声音嘶哑疲倦,像是死过三十三次的人,只存在着对荒诞的倦意。

  站在屋内的人叫魏婴,他脸上邋遢着胡渣,是同样的疲惫不堪,是截然相反的光。魏婴看见江澄把刀放下,连带着把他的心也放下。 他走向江澄,同他一起坐在那桌子上,隐约发出咯吱的声响,索性无人在意。

  魏婴将头靠在江澄瘦削的肩膀上,是小时候两人玩闹了一天后坐在花园的吊椅上,难得的亲密动作。“江澄啊。”魏婴也尝试着像小时候那样有一句没一句的与江澄搭话,江澄也回他个嗯字。魏婴就继续絮絮叨叨说了下去,讲了些关于江厌离的,关于金凌的。江澄点点头,还回了几句,如“金凌那小子再皮就打”之类的。时间刚刚好,魏婴手向桌上胡乱摸去,刚触及刀柄就被一只温热的手阻止。他听到了一声叹息,“求您别拿走。”这是江澄的祈求,却不是第一次祈求。魏婴赶紧缩回了手,忙道:“好好好,我不拿走,阿澄你别急。”江澄点了点头,魏婴只能如同之前无数次那样,独自离开。

  “现在无人救得了江澄。”

   出门后的魏婴打电话给金光瑶,再次说了江澄仍然清醒冷静,但舍不得丢弃那把刀。同他对话的金光瑶愣住了一会儿,才说他会再去看看江澄,那毕竟是他的前二嫂。魏婴听了这话有些不乐意,反驳说江澄和蓝曦臣不会有任何关系,请金光瑶去看江澄的时候不要提到那位先生。

  拿着电话的人轻笑一声,回他说:“我保证不提。”
  金光瑶一直觉得江澄有一张好看的皮囊,在这样的渗入血液的美下,再多的不足都可以忽略成完美。哪怕是现在,鲜血顺着洁白的手臂流至掌心,再从指尖滴落到羊绒毯子上这样的场景都在江澄那张脸的衬托下,美得无法无天。

  过了很久,久到江澄那被自己伤害的伤口又再次被他自己包扎好的时候金光瑶才走到圆桌来,弯下腰亲吻了那张惹人觊觎的唇。江澄没有反抗,好像此刻在做的事只是简单的见面礼而已,他甚至还反过来迎合金光瑶,两只手臂搂住对方的脖子,顺势躺倒在那圆桌上。

  他们正在接吻,他们开始做爱。灼热的舌尖互相纠缠,下体也紧紧相连在一起,都是密不可分。江澄伤口开始因动作而撕裂,血也沾染了金光瑶的衬衣,但门早已被关上,不开灯的房间里没有光。不开灯的房间里永远不会有光。

评论(4)

热度(49)

  1. 仙风道骨江道长涂方添三 转载了此文字
    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