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方添三

她和我说:“努力下去吧。”

【瑶澄】安塔丽莎

别问我名字什么鬼,我也不知道,也别问我《缠身》是啥。就两个片段而已。
我爱性转,开头是麦浚龙的《雌雄同体》超好听你们快去听。

“我的香烟,借给你抽两天。”

《缠身》是由江澄与金光瑶共同主演,同时也是两人第二次合作的一部电影,由同名小说《缠身》改编。在这部电影中江澄所饰演“安塔丽莎”一角,使她这位年轻的美人成为第一位获得过两次皮达奖的中国女演员。

  “安塔丽莎,我所爱的安塔丽莎,你的眼里现在想得是谁?”漂亮的姑娘手中夹了根细长的烟,转过头冲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施以一个轻蔑不屑的眼神,并再一次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缠绕在脚踝上的浅紫色丝绒带在灯光下泛着细腻的光泽。当然,这一切都不如她再次看向对面桌子时眼中的星星要吸引人。
  “赫尔,我记得我曾经说过,你不过是个玩伴——大概和你家园丁养的那只金丝雀儿差不多,但是,但是现在你已经越过了金丝雀该保持的那一条线,我想我们差不多可以解除关系了。”她将最后一口樱桃布丁吃下,拿起包从沙发中优雅地挣脱出来(这沙发实在太过柔软了),迈着轻巧步子坐到她一直在意的男人的对面。嘴角的弧度圆滑又天真烂漫,是男人都不会拒绝的俏皮。
“听说您是丽赦尔的结婚对象?”她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长而弯曲的眼睫毛像魔女圈养的蝴蝶的翅膀,扑朔着诱人的磷粉。
  她在邀请,即使她刚刚抛弃了一位愿意亲吻她小巧足尖并乐意为她解除婚约的爱慕者,即使对方是她所谓血浓于水的妹妹的爱人。她耽溺于抢夺的快感,又厌恶于男人们的纠缠,可没有人不会原谅她——这位被上帝亲吻过的可爱的罪人。

  在导演的一声“卡——”之后,江澄并未从沙发里起来,她合上眼睛,面容平静安宁,手中仍夹着那根烟,饱含尼古丁气息的烟雾是她用来麻痹大脑的最好利器,然后她将自己完全陷入这浅蓝色的沙发里。直到对面再次坐了个人。
  “哦,我亲爱的安塔丽莎姐姐,你不应该去接触这些糟糕玩意儿的。”姑娘的声音温和,像是踏踏实实的在关心自己姐姐。江澄听了眉头也没皱,而是将烟嘴放在嘴边吸了一口,睁开那双眼睛,歪了歪头,无所谓地回答:“我挚爱的丽赦尔啊,你难道不想尝一口吗?”她还将那根烟伸向姑娘面前,摇了摇手——以一种逗弄的傲慢的姿态,眉眼中都透露出对乖乖女轻蔑。姑娘没反驳,只是将那根烟从指缝取出来,然后掐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
  “姐姐呀,你早知道,让一个孕妇闻到烟味可是件不好的事情。”江澄很快就恢复了她原先的那副冷淡神情,但也还是很贴心地将烟灰缸扔进垃圾桶里。“我可不认为那帮你扮装的老师能将你这个连男人手都没碰过的女孩给真的搞怀孕了。”江澄在“连男人手都没碰过的女孩”特地加重了语气,话中的尖锐格外显露,金光瑶却当作没听见的样子,伸手握住了那只伸出烟的手。“我这不是碰过你的手了嘛。”她将脸贴在那只手的手心里,并亲吻着。
  “我愿意亲吻你的足尖,以最诚恳的姿态。”她像在宣誓,而最该被触动的人却在说“这是赫尔的台词,而丽赦尔与它差了两个字。”金光瑶忍不住笑了出来,松开了手也不再亲吻,她向之前的安塔丽莎那样歪了歪头,亲昵而甜蜜地说道:“嫂子叫你周末去喝汤,金凌刚好也过生日。”

  有一次记者采访金光瑶小姐时问道:“您难道不觉得和江澄这样冷冰冰的人一起拍戏很麻烦吗?”金小姐只是回答了一句“江澄其实很暖和。”这样令人琢磨不透的话。

  江澄与金光瑶从高中开始就是同班同学兼室友,两个女孩在第一次见面时就产生了一种超出友情的特别情谊。她们总睡在一起,但不会像闺蜜一样整夜整夜的说话,而是以一个连绵的吻代替,却也不会做出任何超出的举动。还将这种关系延续了三年并谁也未告诉,两个内心孤寂者所做出来的一切谁都不用原谅。
  她们在冬天会只穿着内衣躺在被窝里接吻,紧紧搂抱在一起取暖,有时候江澄嫌弃金光瑶身上太冷,很快就转过身闭上眼装睡。金光瑶撑起头,用另一只手对江澄上下其手,微凉的指尖在江澄的锁骨上打转,她还轻轻柔柔地喊着江澄的乳名晚吟。江澄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就反过来握住那只手,用温暖的掌心捂热。每逢这时金光瑶就笑着亲了亲江澄皱着的眉眼,欢喜的睡着了。
  高中的暑假放的晚而短,仅仅不到三个星期,金光瑶的妈死了,她爸也不愿意认回她,江澄好心带着她回自己的家。晚上两个人照旧躺在一张床上,将头埋在被窝里接吻,空气消耗得很快,令江澄有种吻到窒息的错觉。
  吻很快就结束了,金光瑶难得搂住了江澄的腰,凑到她耳朵边说悄悄话。江澄吻过以后就有一点困了,迷迷糊糊只听到金光瑶在说“安塔丽莎,我愿亲吻你的足尖,以最诚恳的姿态。”剩下的没听清。江澄听得有些不耐心,回她:“这是赫尔说的话,亲爱的丽赦尔妹妹。而且,金光瑶,这不是学校话剧。”“但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安塔丽莎。如果没有,那我明天将会爱上你的。”屋子里没有开灯,江澄也分辨不出金光瑶的话是真是假,她觉得有点累,于是很快就睡着了。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