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方添三

她和我说:“努力下去吧。”

【刘昊然x我】高跟鞋龄十八载

建议搭配老胡的《高跟鞋》使用
不理智预警
鬼晓得和题目有什么关系
给淌劳斯的欠礼   @🌝喜欢你是想在夏天空调房吃西瓜的感觉

  你第一双高跟鞋,是在你十七岁那年的夏天,你的初恋情人送你的。是一双普普通通的绛紫色高跟鞋,上面撒着闪亮亮的亮粉,若是现在的你看到了,恐怕只会吐槽它的老土与赠送者的直男审美。而当时的你极其高兴,激动地立刻就脱下泛旧的球鞋,换上了这双,与你年少时天真幻想极其符合“水晶鞋”。

  你把校服外套系在腰上,充当了你梦里的仙度瑞拉的华丽礼服。小心翼翼走了几步,你施了个不标准的“邀请”动作,坐在公园木凳上的少年看了你一眼,阳光正好洒到他身上,称得他那双只有你的眸子里,明亮至极。他笑着牵住你的手,两个从未学过跳舞的年轻男女,就这样手拉着手,转着圈充当华尔兹。盲目地转圈不算得上是称职的舞蹈,对于全世界只有彼此的爱侣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舞了。哪怕再晕头转向,再怎么昏昏然,全世界只有对方的感觉,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可再怎么晕,也是会清醒的。

  你从十七岁的记忆的深海中被电话铃声拉起,你坐起来,将电话按了接通。原来还算得上晕乎的你,在听到对方声音时完全清醒了。“叮当你把她带我这吧,我最近刚好拍完了一部戏。”对面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带着熬夜后的疲惫,你的心也跟着揪了一下。你突然很想说几句关心他的话,却发现你们除了是彼此的第一任结婚对象加离婚对象之外,连朋友都算不上。“好。”你只说了一个字就挂断了电话,重新回躺到床上,想像十七岁那样睡个回笼觉,不过怎么也睡不着。你思考了会儿你现在的年纪,得出了十七岁的高跟鞋已经是十八年前的事儿了的结论。

  你一些工作也都处理完了,今天是你难得的假期,即使你比往常晚起了不少,可你与你前夫生下的女儿现在还没开始上下午最后一堂课。这或许是在你找到工作后第一个称得上是无聊的一天。而且很不幸的是,你在做完梦之后,心中非常渴望和你的前夫见上一面,更不辛的是,你已经在迷迷糊糊间打过一次电话了。这或许不仅是你工作后第一个称得上无聊的一天,还是在你离婚后第一个让你犯这种错误的一天。

  你在换衣服的时候,很难得的回想起刚结婚的时候,你前夫刚好是个明星,还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男友,而不是只属于你的刘昊然。你两宣布结婚后铺天盖地的流言,绯闻,黑料也曾是你感到担忧,恐惧,却会因为爱人的一个眼神决定彼此扶持下去。你换上最近新买的高跟鞋那一刻,你在想,为什么几年后你们两个却走向了这个badending呢。你觉得你自己可能明白,也可能不明白,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熟悉的“三扣一拍”的敲门声传来,是他当初拍《唐人街探案》时你与他在电话中偷偷约好的方式,殊不知多年后他仍然保持着这个习惯。

  你开门邀请他进来,刘昊然先楞了会儿,然后换上你拿出的棉拖走进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家。“你还是这样,在家也会穿高跟鞋啊。”刘昊然的声音听起来比电话中更加清亮点,比你想象中的疲倦好了好几倍。这话也让你愣了下,你摆出得体的笑容回答他,“是啊,好几年留下的习惯了。”
 
  当初你们偷摸着谈恋爱,每次你在他家住的时候都不敢穿那双他为你备的情侣拖鞋,只穿你的那双高跟鞋,而那双鞋也早早被扔进垃圾桶。生怕某一天你不在的时候,突然到访的某个节目组发现那对粉色小熊与蓝色兔子的可爱拖鞋,虽然当时你真的舍不得。久而久之,高跟鞋代替了你的拖鞋,自然的,你的脚也没有少女时期那么好看,甚至算的上丑。但的确更加适合穿高跟鞋了,现在的你脚踩十厘米高跟鞋跑八百米或许也没多大事。

  这个话题似乎让彼此更深地陷入沉默中,你与他都无法像年少时那样无话不谈,你只能叹口气,让他到你的房间中先睡一会儿,原因是你看着他觉得他有点累。而你,干脆就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你之前穿着的高跟鞋被你撂在一边,整齐地摆好,脚踩在地毯上,拿出平板玩你女儿最喜欢的消消乐。刘昊然还和以前一样,累了就很容易睡着,几乎沾床就睡。你没顾得上手上的游戏,就盯着他的睡颜看,像第一次在图书馆相遇,像第一次同床共枕,你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看他的睡颜。但与以前不同的是,你没有了当初的甜蜜或者心动的感觉,有的只是无奈与可惜。

“刘昊然,”你小小声的说,“其实我舍不得你的,可我们必须走到这一步了。”你觉得你应该流泪,他应该醒来,为你擦去眼泪,然后亲吻你,轻柔或者暴躁都可以,但这不会发生。因为你很久没有流泪,而他是个装睡的好演员。“我们完了。”你再次对他说出这句话,却与当时的决绝不同。三年前闹离婚的你,可以暴躁愤怒地说:“刘昊然,我宁淌淌和你,彻底完蛋了。”三年后完全冷静下来的你,可以不带任何情感的说句简简单单的“完了”。你们的关系,就像是被扔出窗外扔到草地上的第一双高跟鞋一样,完全损坏了。

  这时又传来敲门的声音,你急急忙忙穿上摆在床底下的拖鞋去开门,女儿先软软地叫了声“妈妈”,接着看见了她的爸爸,声音突然拔高,惊喜地喊到:“爸爸。”刘昊然宠溺地抱住女儿和她解释他为什么今天来到这里,你也在旁边帮衬着,心思却飘到太平洋,直到女儿那句充满了不舍的“妈妈我走了”,才把你拉回来。

  你亲了亲女儿的小脸,笑着说:“嗯,走吧。”在他们走出门外之后,恍惚中你觉得刘昊然他回头看了你一眼。你叹了口气,回到椅子上,把那双摆放在旁边的高跟鞋扔进垃圾桶,那是你最后一双高跟鞋了。下一次,你见他的时候穿的会是漂亮地平底鞋,撑死也只会是三厘米,而他,如果再来你家的时候,应该也只会用手轻轻扣两下了。

评论(7)

热度(9)